首頁 > 旅遊 > 正文

納雍河畔 坐看雲起

坐在納雍河邊,看一小團白雲從對面的山頭慢慢升起,像一個調皮的孩子探出小腦袋,打量我這個坐在他對面發呆的陌生來客。雲又升騰,像一個頭戴公主帽的少女笑容滿面袅袅娜娜唱着歌兒一路走來。雲再升騰,又似女王,高貴優雅而神色威嚴,仿佛在眺望着遠方,期待着什麼。雲複而變幻,猶如王者歸來,長劍在手,策馬揚鞭……

坐在納雍河邊看雲,出神。納雍的雲,立體、有形、變幻莫測,時而像我家鄉科爾沁草原上的雲,時而又不像。然而,話又說回來,又何必去區分,何必要将這自然的事物分出一個高低上下來呢?

坐在納雍河邊看雲,沉醉。沉醉中想起一個人。他是成吉思汗第28代世孫,蒙古族文學史上的偉大作家、哲人,蒙漢文化交流史上的先驅——尹湛納希。尹湛納希在作品中表現出追求光明,反對民族歧視,追求民族平等的理想。尹湛納希還創作了很多詩歌、雜文,他将漢文古典詩歌的形式運用到蒙古文詩歌的創作中,寫出清新流利、生動感人的蒙古文五言和七言絕句。他是後世一代代蒙古族文人的精神燈塔,更是引領我熱愛文學,指引我去傳承民族文化的思想導師。初識他是在初中,通過他的詩《白雲》。那日,坐在納雍河邊望着雲,不由默念這首詩,感歎先人的覺悟與智慧:

遠山生起白雲

升騰罙入碧空

成敗随其舒卷

聚散全不由己……

若說納雍的雲,讓我信馬由缰浮想聯翩,沉浸于一個人的狂歡裡,那麼,當夜晚降臨時,熊熊燃燒的篝火,又領着我進入了另一種境地。

坐在靜谧的納雍河邊,我深情地看着篝火燃燒。也許有人質疑,你來自草原,篝火有什麼稀奇的?說來也就話長了。我雖生長在科爾沁草原,卻陰錯陽差地,與所有可能遇見的篝火擦肩而過。納雍的篝火,是我至今看到過的唯一的篝火。

納雍的山水,納雍的黑夜,是一個盛大的舞台。篝火剛點燃時,從中竄出無數個火星,劃出一道道美麗的弧線飄落在地。有人沉醉了,在火光裡展開臂膀舞動,這樣的人,應該是胸懷坦蕩而無所懼的人。此時,篝火也像一個人,在舞蹈,在奔跑,在燃燒,在掙紮,在承受,在歌唱,在呼喊,在沉默,在火光中重生。

相比篝火的火焰,我更着迷于它的骨架。它是支撐所有光芒的所在,火越燒越旺,它依然挺立在火中,神秘而神聖。這一情結與我的家族,與我的童年記憶,與我的祖母有關。不管在哪裡,對火的依賴,對火的敬畏,應該是人類的共識。在我的家鄉科爾沁草原,每年查幹薩日之前,都有一次祭火儀式。自我年幼時起,我的祖母就以樸素的方式向我傳授着那些久遠的民族文化。至今,我還記得祖母祭火時吟誦的《火佛頌經》和《火佛祝詞》……

看着篝火,我想起在總溪河的一幕。當時,我們觀看了蘆笙表演《滾山珠》。細雨中,我與一位小演員交談了幾句,便被同行的朋友喊進了大廳。不多時,一位熱心的當地朋友跟我說:“我們這裡還有蒙古族居民呢,今天蘆笙表演隊裡就有一位,你出去認識認識。”這意外的驚喜,使我急急地随之而出。被領過去一見,才發現就是剛才與我攀談的小女孩。其實,我并不是一個容易跟陌生人走近的人,那麼多孩子裡,我主動選擇了與她交談,那是怎樣的心靈指引呢?小女孩說,她叫胡曼清,今年16歲,她母親是當地蒙古族,她們村裡有很多蒙古人,她妹妹也在蘆笙表演隊裡……我告訴她我是來自内蒙古的蒙古人。那一刻,我看見女孩的眼裡有一陣驚喜。曼清指給我看哪一個是她的妹妹,我走過去牽着她妹妹的小手走了過來,跟姊妹倆合了一個影。

納雍的美景與美食,稱得上一場盛宴。朋友們談天說地,碰杯歌唱好不熱鬧。而我,因頸椎病犯了,頭暈得難受,又不想告訴大家,影響大家的興緻,便躲到一邊休息。然而,還是被人發現了我的“不在場”。在座的有著名作家王祥夫先生,有黃冰、黃斌、彭澎、唐涓等作家朋友,他們都在喊我過去。王祥夫先生提議唱草原歌曲,黃斌先生起頭唱了《鴻雁》。于是乎,成了大合唱,一時間,歌聲響徹納雍河畔。唱罷,衆人皆呼“過瘾”!我想,凡事講究一個應景,能與納雍大氣磅礴的山河呼應的,應該就是這種蕩氣回腸的旋律吧……

歌聲裡有英雄豪情,有俠骨柔情,有悲壯,有憂傷。“酒喝幹,再斟滿,今夜不醉不還。”

我曾去過不少地方。曾到色季拉山,感受過西藏的雪域高山;曾到鞏乃斯山林,贊美過新疆的茫茫林海;曾到青海貴德,感歎過黃河源頭之水;曾到四川喜德,敬畏過雄渾的大涼山……北起阿勒泰,南到三亞,東起哈爾濱,西到博爾塔拉,我領略過祖國無數山山水水的美。而納雍,曾經是我從未聽說過的地方。

初次走進納雍,走進納雍的山河,我被她的雍容大氣,被她的天然無華,被她的重巒疊嶂,被她的碧波浩渺,被她的十八灣山路,被她的人文與寶藏震撼到了!納雍的山,連綿不絕,層層疊疊,一山比一山高,卻又不失形,單看一座是巍峨,群山入眼是雄渾。納雍的水,随着大山彎彎曲曲,像一個深藏不露的人,随和卻不随意,壯闊而不失甯靜。我不由想起一段文字:做人如水,你高,我便退去,決不淹沒你的優點;做人如水,你低,我便湧來,決不暴露你的缺陷;做人如水,你動,我便随行,決不撇下你的孤單;做人如水,你靜,我便長守,決不打擾你的安甯……而這眼前的山水,诠釋的不就是老子所說:“上善若水。水善利萬物而不争,處衆人之所惡,故幾于道。居善地,心善淵,與善仁,言善信,正善治,事善能,動善時。夫唯不争,故無尤”之意境麼?

話又說回來,山河,東西南北,各有其美。隻是,能讓你遇見内心的故鄉、能讓你與心靈深處的自己來一場狂歡的地方并不多見。故而,納雍的山河大地,真正走進了我的内心。

此外,我還要說說納雍的詩意。我們去參觀小屯村,村裡家家戶戶的庭院裡都有修剪齊整的草坪、造型别緻的樹木,能夠看出,這裡的百姓也在追求一種詩意的生活。我們在納雍縣同心文化館裡看到“民革同心促文旅,苗舞詩鄉展新顔”的文化專欄,用整版的篇幅介紹了納雍的詩人詩作。我觀看過不少地方的展館,大緻都是曆史沿革、經濟建設、科技發展、自然環境、文化教育等等,從沒見過哪一個地方像納雍一樣,把詩歌作為當地的文化标簽進行隆重介紹。

詩與事,能做到這個份兒上,詩意已不僅僅生在納雍自然萬物之間,而是根植在納雍人民的靈魂裡了。

責任編輯:羅星星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